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

《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的首要使命是成为福传的工具,在教会外针对中国广大非基督徒知识分子,在教会内则提供给神职人员重要的参考工具书。百科全书应提供天主教知识和真正的科学与文化的基本内容,并负有捍卫宗教真理和驳斥谬误的职责。它不仅提供给中国神职班专研天主教知识和中华文化的丰富资料库,同时在面对非基督徒知识分子的疑问与诘难时也是一个有力的工具。百科全书应遵循利玛窦的策略,尽量保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中华文化背景中,以中国人的方式去表达天主教信仰的真理(即今天所谓的“教会本位化或是本地化”)。所有伦理道德规范准则的基本问题都应在未来的百科全书中展现出来,比如:来世、报应、灵魂、责任、良心等等,它努力呈现出中国文化思想与天主教训导的美妙景致。它是引领无神论者认识天主教真理的天然桥梁。总而言之,要让中国人皈依基督,就需要用中国人的方式宣讲基督。

  • 《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起源

1930年,湖北比利时籍方济各会士顾学德(Noël Gubbels OFM)神父向圣言会士人类学家威廉姆·施密特(Wilhelm Schmidt SVD)提出出版天主教百科全书的设想。施密特神父随即就把这个设想提交给了教宗比约十一世(Pius XI),而教宗当即则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并希望能够得到顾学德神父的详细计划书。与此同时,施密特神父也寻求了在北京教宗代表刚恒毅主教的意见。1934年,在教宗比约十一世的要求下,经总会长葛林德(Josef Grendel SVD)神父授命,辅仁大学圣言会正式接管《全书》编辑工程,全面负责编辑出版工作。
《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项目夭折

生不逢“天时”

二十世纪总体来说是一个动荡不安的世纪。《全书》项目身处二十世纪上半叶最后兵戎相见的二十年其间,在欧洲身处战争的中心德国,在中国则先是遭逢中日战争,随后又有国内战争,这些都严重地影响了工作的开展。可以说这个项目的建立实属生不逢时。1939年7月赫尔德出版社和圣言会签订编辑工作合同,此后不久,德国就于9月1日对波兰开战。1945年6月5日战争结束后,中国方面又开始了国内战争。

阻隔重重的“地利”

由于先天时空方面的限制,通信往来耗时冗长。为沟通各方意见,编辑部与写作成员的每一封书信都需要数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才能到达对方手中,这便导致编辑工作迟缓甚至停顿。从1930年顾神父起草《全书》建议算起,到1939年圣言会与赫尔德出版社正式签订编辑协议时已耗去了几乎十年。而开始正式工作到1951年德文写作编辑的完成又历时超过12年。耗时如此之久才完成编辑工作的一半,很多程度上是“地利”不便造成的。

纠结的“人和”:

如何编辑如此庞大的百科全书?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是所有参与人员讨论不止的问题。这具体反映在编辑方法、参与人员等各个方面。

当时具体工作方法和计划是:在欧洲和中国建立两个编辑部,分别在奥地利维也纳圣加俾额尔神学院(神学大学)和北平天主教辅仁大学。欧洲方面天主教各方面的专家学者首先用德文或英文写作百科全书词条内容,先在圣加俾额尔编辑部编审,确认后发到辅大中文编辑部,将其翻译成中文,最后出版发行。在北京方面以传教士学者神父为主的编辑人员提出了项目“中国化”的总原则,那就是在中华文化背景中,用中国人的方式去表达天主教信仰的真理。可是在欧洲编辑办公室编辑过程中却无法体现这一原则,因为西方的学者很难理解“中国化”这一概念,他们更没有在中国的圣言会、耶稣会等传教会士们在中国的传教经验。欧洲方面的写作编辑者们采用的自然是欧洲传统的思维逻辑和表达方式,即使某些教会高层人士也不是完全理解“中国化”的含义。

结局

显而易见,客观上不可抗拒的战争影响、交通的不便,主观上编辑观念和方法的分歧,所有这些因素好像已注定了它最终的悲剧结局。1951年2月底,德国赫尔德出版社编辑部完成了德文词条的写作编辑工作,所有这些只需送交北京辅仁大学圣言会方面译成中文编辑出版即可。但在一年前,即1950年10月12日这一天,辅仁大学被新中国接管。《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至此半途夭折。

  • 罗马福氏中心重启《中文天主教百科全书》的原因

中国大陆天主教会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所经历的考验与磨难使其与普世教会隔绝,从而使其神哲学研究严重脱节与落伍。由于外语能力的局限,教外研究天主教会的学者、教内的教友神职以及对天主教会感兴趣的普通社会人士都急需一套呈现教会全景及提供学术深度的神哲学参考书。天主教会在中国大陆学术界的普遍失语既造成了基督新教的话语主导权,又导致了解天主教会窗口的缺失。同时,中国大陆学术界既缺乏对天主教会生活的切身体会,又缺乏展开教会学术深度研究的能力与工具。总之,中国大陆教内与教外都不能提供一套兼具深度与广度的学术专业工具,因而突显了百科全书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无论从长期影响,还是从短期效应来看,这个出版计划的有效实施均具有多方面的意义。

1,有助于消除由来以久的针对天主教的社会偏见。
2,有助于平衡基督新教在中国学术界形成的话语主导权。
3,有助于中国大陆神学术语规范化。
4,有助于完成前辈多年未竞的事业。
5,有助于青年教友与修生巩固他们所学到的神哲学知识

  • 今天的“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后,天主教得以复兴,大陆教会发展蓬勃。

“地利”:现代科技突飞猛进,资讯交通发达,地理空间不再成为阻隔

“人和”:人才—天主教青年教育程度逐渐提高,大批神父、修士、修女和教友平信徒赴海外学习教会和科学知识,学成回国者层出不穷,其中已不乏学术人才。财力— 国家实行市场化经济政策以后,以涌现出不少的天主教企业家,中产以上的富裕教友人数不断增加,有足够的财力支持《百科全书》庞大工程的实施。西方教会也会持续支持天主教在中国的学术基础工作。